暖暖蛇旅行讀書會:《深夜特急》(又名《午夜快車》)

《深夜特急》by  澤木耕太郎

(文圖by𨑨迌咖啡員工文慈)

j

香港、曼谷、春蓬、宋卡、檳城、加爾各答、菩提迦耶、拉克索、德里、孟買、阿姆利則、喀布爾、設拉子、伊斯法罕、特拉比松……

若要細數這一趟兩萬公里的巴士長征他踏過的地名,足足可念個三分鐘吧!

26歲那年,湊出一千六百美元,從德里到倫敦,橫跨歐亞大陸的陸路巴士之旅,偉大的長征,他征服的,是這趟困頓又嬉皮的旅程,還是對現實世界的無所適從卻又不想妥協的自我?

澤木用雙腳踏過的地方,甚至是大多數人一輩子都不會踏進的土地。但透過這兩本厚厚的旅行記事,透徹地滿足了我對旅行的想像,很多次讀到某些驚險或共鳴的段落,幾乎讓我坐立難安,不是因為太緊張想拉肚子,也不是太興奮而想後空翻,是喚醒了累積了一年多以來,體內那股對未知而想冒險的渴望,那股對穩定的厭倦,和那股全身的細胞都在鼓動我立即出發的能量。

原本我對賭博毫無興趣,覺得上帝的運氣都會在分到我這邊的時候,雙手一遮,當作沒看到然後跳過我,可是澤木時而幽默的文字,敘述他在澳門賭場的孤注一擲,內心與莊家爾虞我詐上演的賭戲,我舛付著,若是我,是不是也能在和運氣交戰的過程全身而退?這段差點輸到脫褲子兩瞪眼的驚險,最後因賭性堅強幸運地把賭本贏回來的局面,連我也跟著躁動,想擲一把賭它個痛快。所以我相信,人人心中都住著賭神高進。

不過,漫長的旅途中,他也偶然邂逅了許多懷著不同目的,踏在征途中的年輕旅人。有些像初生之犢,帶著剛上路的新鮮感,自在又奔放,活脫像猴子一樣充滿好奇心,有些已經在外旅行了大半年的,幾乎毫無例外渾身滲出濃濃的疲憊,大概是因為長處異鄉,體內深處已經不知不覺累積了疲勞,而這疲勞正一步步吞噬著他們對世界的好奇心,對外界毫不關心,甚至,連原本旅行的目的也蕩然無存,只剩從一個城市麻木地移動到另一個城市的機械式反應…….

「旅行,就像人生」。尚未決定這趟旅行前,他對這樣的說法嗤之以鼻,甚至覺得人生用這樣的比喻很滑稽。然而,旅程過半後,對於這趟旅行的想法,也開始慢慢從沉潛的狀態浮出,轉而覺得,旅行或許真的就像人生,前進的過程中你無法不失去什麼,但卻也因此得到什麼。

一個人的長時間旅行,你很難不在無數個百無聊賴的獨處時刻,開始經由外在的遭遇和自己對話,學會和自己相處,更甚,因此懂得坦然的面對那些懦弱的、自私的、無助的、良善或邪惡的、溫柔或冷酷的,那由種種不完美和完美構成的,自己。

我也想問自己的,究竟,什麼才能構成一趟旅行?我熱愛旅行,但究竟為什麼要旅行?或許,今天讓橫跨歐亞千年的絲路甦醒呼吸的,不是那些歷史學者、作家等等成熟的大人物,而是單純以路為路,毫無歷史風土知識,只單純踏著自己旅途的行者。如果你問我,我在路上最想看的事物是什麼?我想,應該不是佛塔或清真寺或瓦拉納西河畔的火葬場,而是「我」,是「自己」。旅行是人生,有些人還沒看到那個自己,就已經被沿途的疲憊襲擊,在往來的途中趨於崩潰。但幸運地,如果在旅途獨處的時間中你開始懂得接納各種衝突的自己,生出來的那股力量啊!無須對外人道。

最後,澤木終於來到了預定的終點站-倫敦。和朋友的打賭在到達的這一刻看似完成自己許下的豪言,卻發現,只要有電話的地方就能打電報告訴朋友他已經到達倫敦…

那麼,其實再繼續旅行好像也無所謂了,想結束時,那個地方才是終點站。

延伸閱讀《深夜特急最終回  旅行的力量》澤木耕太郎著

phot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