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的遠方,光一直亮著

在那五十分鐘的黑暗裡,光一直亮著。

週三晚上的a room座無虛席,離開演時間已經過了五十分鐘,但影片的聲音一直出不來。滿場的人,沒有一個鼓譟,大家開心地聊著,也耐心地等著音響故障被排除;熱心的陌生觀眾還主動幫忙,檢查線路、提供筆電、集氣加油……為了紀錄片《在路的遠方看見光》片中人們的身影聲音以及導演阿貴一年半的心血不只能被看見,也被聽見。

一部紀錄片,工研院的案子,主題是電子書,這樣的拍片計畫是不是令人覺得很硬冷?難能可貴的是,阿貴,一個說故事的人,透過他的鏡頭,賦予了這部記錄片人性的柔軟和溫暖。從電子書如何幫助偏鄉的孩子縮短閱讀資源的城鄉差距,阿貴不矯造扭捏地將整部片的重點導向了「陪伴」。一個台灣,不同的世界,偏鄉的孩子缺少的資源不只是教育、經濟、資訊,最關鍵的,還有父母的陪伴。因為迫於現實,父母均在城市工作,偏鄉的孩子在資源不易到達(或政府認為不合”經濟效益”而不願到達)的海濱和深山與祖父母相依為命。閱讀,透過紙本或是數位,是他們獲知外面世界的管道。然而,不論是紙張或螢幕,他們的身邊終究少了有血有肉的人情陪伴—讓孩子快樂健康長大的養分。所幸,在台灣許多偏遠的角落裡,有一群人,默默地透過實際的行動陪伴孩子閱讀;他們是學校老師、大學生、退休人士……對孩子而言,他們是大哥哥大姊姊,也是爸爸媽媽。

正當台灣民主、人權、教育、經濟、社會正令人憂心地一步步敗壞的此刻,《在路的遠方看見光》讓我看到路遠方的一點光亮。在那一夜的a room,在漸漸邁向鬼島的台灣,因為溫暖的人的陪伴,我看見光與希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