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英國。

英國時間晚上九點,天邊依然掛著一抹夕陽。雙腳垂掛在後院的圍牆上,我一身台灣夏天的穿著,只覺涼爽。

隨著待在北方國度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對溫度的感應也變了。

故鄉告別了風雨,炙熱的太陽再度籠罩這片土地,只是大地已經變了樣,山崩了,河改了,同胞的大體埋藏於爛泥裡或曝曬於河床上。說來慚愧,921發生時我念大二,對於這個台灣有史以來造成最多傷亡的地震感受並沒有特別強烈,只安心於家人朋友無恙。2009.8.8,剛結束在台灣的兩個月停留回到英國,我的國家再次受到大自然無情的摧殘。家在受災區之一的台南市,所幸家人朋友平安,除了外公家和媽的小吃店進水以外。但相隔的數千里將我對福爾摩沙的掛念加乘了千百倍,

看著即時更新的新聞和評論,隨著死傷和失蹤人數的攀升和顢頇不仁政府狗屁言行的增加,我漸漸了解加薩走廊遭以色列軍事攻擊和封鎖時海外巴勒斯坦人的無力,我慢慢感到緬甸軍政府拒絕國外援助風災時海外緬甸人的憤怒,我,此刻在天氣晴朗舒爽的英國能為我的同胞做些什麼?我,念和平研究碩士,論文寫「中國在非洲」能為我的國家做些什麼?

巴基斯坦裔穿傳統服裝的鄰居小孩和婦女從身邊走過,坐在英式建築後院的石頭圍牆上,耳邊傳來隔壁清真寺的禱告聲。望著遠方足球場上奔跑的孩子,背景的丘陵上燈火點點。

我,在英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